1xbet直播

愚蠢这东西也会成群结队地出现

内容摘要:愚蠢这东西也会成群结队地出现作者:侯虹斌又到一年高考期。习惯性刷微博,发现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:重庆某栋15层高的楼房电梯被停,只因一高考生家长认为电梯运行噪音大,影...

  愚蠢这东西也会成群结队地出现作者:侯虹斌又到一年高考期。习惯性刷微博,发现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:重庆某栋15层高的楼房电梯被停,只因一高考生家长认为电梯运行噪音大,影响孩子休息,遂向物管申请关停。这导致96户业主爬楼,七八十岁的老人和几岁的小孩都觉得有点吃不消。但也有人表示理解:“都是当父母的,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才呢。”以一己之私干扰别人,这样家庭的孩子,即便考上了大学,成就怕也有限。不过,看到评论我就放心了。绝大多数人在这一点上还是能达成共识的。但这位家长是个案吗?事实上,极品经常是成群出现的。这几年的媒体报道中,我们经常可以看到,有些地方的高考生家长,自动扮演起交警的角色,组成人墙把考场外的路封住,集体指挥过往的自行车、电动车绕道而行。有的家长逐户拜访邻居,要求邻居十一点后不得使用抽水马桶。更有甚者,2012年,杭州一小区的家长怕池塘里的蛙声影响孩子学习,竟然下药将一池青蛙毒死。我实在不能理解。凭什么一人有病、全楼吃药?我也不认为这说明高考太重要了。具体到这事,根本不能怪考试,而是某些人习惯性地以自我为中心。这样的例子随便就能举出好多。就在前不久,还有一个微博的热帖:“天哪,现在住的那栋楼有家人,貌似他家媳妇怀孕了,然后说wifi有辐射,影响他家媳妇的健康,逐家逐户敲门叫我们不要用……今天已经敲了4次门了,非要进来看我有没有用无线路由器……”这条微博成为热门话题,转发量就达到了一万多条,评论两千多条。推而广之,我们著名的广场舞大妈们,虽然是高考家长们的死敌,但其行为也是基于同样的逻辑。记得在一次微博的争论当中,有人为广场舞大妈鸣不平:她们想跳舞,但政府又不提供地方,只好在公共场所跳了;戴耳机跳不过瘾,必须放大音量才有气氛。这有什么不对?还有,有“女权主义者”(是否是真女权主义者,存疑)声称,如果女厕所需排队,女生就可上男厕所,天经地义;男人觉得不自在就对了,这样可以促使他们进一步考虑增加女厕所。简而言之,就是我是天下的中心,不管是什么理由,是考试、是怀孕、是穷、是图爽还是图方便,我有必要时,大家都得让路。如果人家就是不愿意让路呢?那一定是他们的错!自我中心者也很容易迁怒于他人,要求别人必须为他的失败、不爽负责。正如心理学专家武志红所说的:“我的不幸必须找一个人去怪罪。这些现象的根源,不是失德,而是,这些当事人都是巨婴。我们活在一个巨婴遍地的国度。”所谓的“巨婴”,表现之一就是人与人之间没有行为边界,你的就是我的,我的不高兴则是你造成的。没有行为边界还有一个要义就是,不在乎个人尊严,对体面没有概念。——但你一旦指出问题所在,他们又会很生气,认为你冒犯了他们。前一段时间,在谈到各种各样的老人涉嫌“耍赖、耍泼”的恶行,很多人认为“不是老人变坏了,而是坏人变老了”;而这一批高考家长、广场大妈的情况又不太一样,他们相对年轻,从年龄上来说,他们的生活阅历主要是在改革开放之后形成的;从行为方式和心理来说,也很难归罪于“文革”。如今五十多岁的这一辈人,他们是社会的最中坚分子,很多人并没吃多少亏,说不定还占了时代的便宜。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会成长成为“高考家长”“广场大妈”?(作者注:此处非全称指代,均特指那些不惮于扰民的人群)不能怪罪于时代,还能怪罪于谁呢?鲁迅喟叹中国人的民族劣根性,我觉得说得真对;今人把各种活生生的新闻主人公的素质差、没文化、没是非,归功于“洗脑教育”,我也觉得很有道理。但惟有一点不能同意:哪怕从历史、传统、社会制度、教育问题上都能找到根源,也不能减轻当事人的愚蠢。如今的教育固然是大有问题,但那是十八岁的以前的事;过了十八岁,甚至到了三十岁、四十岁,人的基本价值观、是非观还一团浆糊,可就不能怪别人了。如果你不是生活在穷乡僻壤当中,如果你可以轻松地上网、读书、看报、看英剧美剧,吸收各种各样的资讯,享受最现代的科技,仍然没有学到“何为行为边界、何为自尊”这样的常识,还停留在年少时的课本价值观中不能进步、不能自拔,就没有开脱的理由了。抛开被灌输的知识,自主地学习——至少学会明辨是非,对一个成年人来说,已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么?而所谓的劣根性亦如是,中国人作为一个集体,确有懦弱、愚蠢、蒙昧、自私、毫无责任感的一面,但何必急于把这些劣根性都像集邮一样集到自己身上呢?在有条件拥抱文明的时候,在有无数好榜样的时候,你偏偏“见不贤而思齐”。这不是我的臆断,在讨论“小孩便溺”一事时,有许多网友举例,我在外国时也曾见到小孩当街便溺……于是,辩论中他们兴高采烈,大获全胜。我不看足球,但我记得好多年前曾在报纸上看到一句话,出自英超阿森纳队的主教练温格。在一名重伤队员被对方球迷嘲笑和讥讽时,温格评论道:“聪明和愚蠢都没有止境。”我太同意这句话了,至今不忘。我们这个世界的聪明人实在是太多了。你看,上面提到的人群,谁都不弱势,谁都不傻,甚至相当精明,所以才敢把手伸到别人家里;然而,他们的价值观又如此混乱,他们不认为他们影响了、侵犯了别人,或者认为这种影响和侵犯是理所当然的。他们的解释就是:“等你有了孩子你就明白了”“等你怀孕了你就明白了”——他们难道不明白吗?正常人有孩子也不会街头便溺,有家人高考也不会去毒死青蛙,怀孕了也不会挨家挨户去检查别人家里的路由器——惟一的解释是,他们生活在一个失真的世界里。在那个世界时,人不仅应当自私,而且应当成群结队地自私。香港专栏作家王迪诗写过一个故事:某同事的弟弟想进她所在的公司,求她帮忙交简历,然后一天三遍地催,责备她不给力、不热情。她不仅懒得生气,还热心回复。为什么呢?“他又不是我弟弟,与我非亲非故,我没有责任教他学精;这样的人以后一定会碰钉子,就让我微笑着送他一程吧。”活该。


分享到: